憂鬱症主題館邀請你一同關心身邊的人! 憂鬱症主題館-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組  樂動小將養成計畫開始囉!
簡體中文
 
憂鬱症主題館-最新消息 憂鬱症主題館-關於心理衛生組(包含工作項目與提供服務簡介) 憂鬱症主題館-支持我們 憂鬱症主題館-出版品(心衛組所出版的宣導手冊、單張、量表、海報..等,都可以在這裡找到) 憂鬱症主題館-網站導覽 憂鬱症主題館-聯絡我們(有什麼意見想說的,歡迎告訴我們喔!)
募集特區
大家一起來運動紓壓吧!!
憂鬱症主題館-線上篩檢(裡面有青少年憂鬱情緒自我檢視表、董氏憂鬱量表大專生版和台灣人憂鬱症量表提供大家檢視自己的情緒狀態!)
憂鬱症主題館-青年(大專)忘憂主題館
憂鬱症主題館-自殺防治網
八八風災專區
憂鬱症主題館-把Happy傳出去電子賀卡
憂鬱症主題館-公益快樂購(提供大家選購心衛組所製作出版的宣導品)
憂鬱症主題館-下載特區(提供大家下載我們拍攝的各式宣導短片、公益廣告和動畫)
憂鬱症主題館-求助資訊(蒐集了全台各地的醫療、心理諮詢與支持的資源)
憂鬱症主題館-心理健康活動分享(各單位最新的心理健康活動,歡迎大家一起來參加喔!
憂鬱症主題館-好站連結
憂鬱症主題館-台灣憂鬱防治聯盟
憂鬱症防治系列-心理健康專欄 首頁 > 了解心理健康 >心理健康專欄
八八風災專文-驚魂未定的傷痛 溫情如何陪伴轉寄給好友(0) 友善列印(114)


本文由大家健康雜誌提供
文/張雅雯

災害造成的損失易見、能在最快時間搶救,
可是,另有一種看不見的磨難,
在歷經衝擊的人們心裡,隨時間慢慢醞釀、發酵……
如何把溫情送進他的心坎、撫平驚魂未定的情緒?


8月初,一場超級豪雨讓南台灣許多人一生積蓄泡湯,洪流也造成眾多家庭破碎,無論是災民、遺族,有太多的情緒與悲傷難以言述,甚至有些人開始出現負面思考,產生傷人或自殘行徑。此時,除了花時間陪在他們身邊,如何說出適當的安慰話,也考驗陪伴者的智慧。

災後約需3∼6個月
創傷者才慢慢接受事實

當出現毀滅性的天災,瞬間發生且事先完全無法預料,萬芳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暨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教授陳永興指出,災民的失落與衝擊將特別大,剛開始會恐懼「還會再發生嗎」,之後會出現傷心及憤怒的情緒,例如:「我的親人失蹤了」、「為什麼不趕快救他」,再來是拒絕接受事實,例如:要求「要找到屍體才算數」,之後會出現沮喪、憂鬱等情緒。通常這些創傷症候會持續3∼6個月,才慢慢接納事實。

「這段時間,旁人能做的就是陪伴。」陳永興表示,陪伴時不一定要講什麼道理或節哀的話,重點是讓災民感覺「有依靠的力量」,尤其是令人失去一切的災難,任何援助都挽不回失去的人、物,就算陪著他們一起哭,也是宣洩情緒的方法。

陪伴3通則

對於陪伴,聯合心理諮商所院長邱永林指出有3個通則:

1.接受對方的情緒
若災民對於橫來災禍怨天怨地、對於外來援助不滿意,這時別急著用「你想太多了」等話語去否定他,不如多傾聽、避免評論。

2.承認自己的無知
有人會以自己曾經歷失親之痛去比擬,但災害程度不同,其實不可能完全同理,不如大方承認,「我沒有你的經驗,可能無法體會,請告訴我怎麼做對你比較好。」

3.情緒腳步要與創傷者一致
從否認創傷到接受現實,每個人需要的時間不盡相同,陪伴者不能自己走得太快,否則易與創傷者起衝突。

用傾聽與同理接納
難以應對的狀況題

受災戶或遺族情緒波動很大,可能極度暴躁或自我封閉,易讓人感到難以相處,以下是常見的情境,如何應對,不妨參考專家的建議:

CASE1當事人抱怨救災不力

建議》當下別反駁他主觀的想法,對當事人而言,喚不回失去的親人,就無法達到讓他滿意的結果,因此,保持傾聽即可。若當事人激動到行為失控,也要尋求專業諮商人員協助,避免他干擾救災行動。

CASE2當事人自責哀傷
甚至有尋短念頭

建議》先分辨他是隨口說說,還是真有行動。不少人哀傷過度時,的確會產生想不開的念頭,因此,要觀察他是否開始跟旁人道別或交代事情,例如:突然對孩子說:「你以後要聽叔叔的話」等,若有這類訊息,最好增加人手,以團隊方式在這急性期,輪流24小時陪伴。

除了防範,還可想些方法讓他轉移焦點,像是協助找資源,讓他投入心力重建家園,有了新的希望,較不會覺得自己沒有存在價值。

另外,不少遺族會有自責心態,以後見之明認為自己能讓親人避禍,這時,陪伴者要讓他知道「天災不是他的錯」,並以正面話語鼓勵他,雖然只有他留下來,但他代表逝去者的希望,不能把最後的希望也毀掉。

CASE3當事人變得自我封閉

建議》陪伴者要更主動去接近當事人,別誤認「他一個人會感覺好一點」,不論他願意分享多少,盡量讓情緒有宣洩管道,否則遭到壓抑的負面能量突然爆發,非常不利身心健康。

另外,尋求醫療介入或心理專業協助也是可行方式,不過,要以幫助他的立場來說服,例如:就醫是「為了改善他睡不安穩的情形」,而不是「因為我們感覺你變得奇怪」,所以要他就醫。另外,除了醫療管道,民間傳統的收驚等方式,只要當事人願意,不妨嘗試看看,重點是「安他的心」。

CASE4本來有憂鬱症
現在病況加劇

建議》對於本來就需要規律用藥控制病況的患者,要特別關注。因為逃難時極可能面臨斷藥的問題;其次,環境因素也是誘發疾病的因子之一(但不表示災民就一定會有精神疾病),災難可能使多數病況變得難以掌握。所以,當生命安全無虞後,最好趕快讓這些患者就醫,讓醫師協助調整最適當的藥量控制病況,為後續的重建做準備。

陪伴不是走馬看花
更重要是持續的支持

中華心理衛生協會副理事長魯中興指出,每個災民或遺族的情緒反應,個別差異很大,因與受難者的親疏關係不同,也跟本身個性有關,因此,陪伴者必須有耐心去應對各種不同狀況,尤其要先體認「災難產生的哀傷,如同把一個人丟入荒野中那般無助,陪伴不是走馬看花,更重要是持續的支持。」

魯中興也提醒,跟災民或遺族講話時,最好眼睛與他們眼睛相對、語氣放慢、表達清楚,除了自身的傾聽,他在921震災的輔導經驗中也發現,如果能幫他們與其他有同樣遭遇的災民或遺族建立分享的管道,較能幫助他們看到全貌,也是一種療癒方式。

萬一陪伴者因長期接收負面情緒,自己也覺得無法負荷,陳永興建議,這時應該退場,改由他人接手。另外,平日每個人也應培養一些紓壓方法,像運動、聽音樂等,才能隨時調整自己的狀態,也才有能力助人。


2009/9/1 上午 10:22:13

| Top | Back |


帳號:
密碼:
   

電子郵件

  

工作熊NOTE